您的位置:首頁 > 深度 >

變與不變是角度 實力之實是核心

2018-01-04 12:18:17 來源:中華網

評論

每至年末這個最重要的時間節點,公募基金市場上最關注的事情之一就是各個公司所管理的資產規模排名。

2017年末,這個排名發生了一點變化,即鑒于某大類基金不再進入規模排名的范疇,原先市場所熟悉的基金公司之間的站位狀態便有所調整。從定性研究的角度來看,這個調整僅僅只是“面”上的一些數據計算,相關基金公司的內涵,依然值得咀嚼。

天弘基金管理公司就是此次資產規模位置排名變化較大的公司之一,很有代表性。但是,它變了嗎?它到底有沒有變?如何科學合理地看待該公司?對于變與不變,到底應該如何看待?

變,只是觀察的角度而已

做基金公司評價,內容很豐富,最常見的是從業績和規模這兩個最常規、最通俗、最簡單、最容易的角度。以業績為例,有滾動的數據、特定時點的數據、特定區段的數據這三大類,在2017年末這是特定的時間節點上,大家所看到的就是特定時點的數據,其中最為大家津津樂道的就是年度業績排名。

在規模數據方面,資產總規模數據是市場最常見的。其實,除了特定時點上的資產總規模、份額總規模這些數據之外,根據產品的特征,我們還可以做出很多種類的、更具專業研究需求的規模排名,例如,根據運作方式的不同,可以有開放式基金、封閉式基金的上述兩項統計,其中,在對于后者,還可以按照封閉期限的不同進行細分。

還有,按照國家的法定的基金分類標準,我們可以有不同類型名目下的兩項規模數據排名,其中,由于貨幣市場基金的凈值等于面值,就僅有資產總值這一項排名;另外,根據實戰研究的需要,在國家法定分類的基礎上,各研究機構等還有自己的細分,因此,相關的排名也有很多。上述這些林林總總非常多名目下的規模排名,由于專業性偏重,通常披露的不多。

按照監管的最新要求,從2017年末開始,公募基金不再公布包括有貨幣市場基金數據在內的規模排名,只公布非貨基的規模排名,其實就是把以往的一項內部評價與研究數據進行了替代前者的披露;并且,“管理規模并不是評價投資管理能力的關鍵評價指標,為深入貫徹十九大精神,引導公募基金在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中更為全面、主動地發揮機構投資者功能,牢牢把握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主線,基金評價機構應進一步弱化對公司管理規模的關注,不再公布包含貨幣市場基金規模的排名數據,轉而建立更為科學、全面、合理的基金管理公司評價指標體系,引導投資者及相關方更為理性、客觀的看待規模排名,突出長期投資、價值投資對于財富增長的重要作用。”

上述變化的出現,監管層的良苦用心在于督促“行業及市場勠力同心,共同促進公募基金健康發展:一是基金管理人應不斷提升以主動投資管理能力為基礎的核心競爭力,根據自身風控能力合理發展貨幣市場基金,大力發展權益類基金,為廣大投資者創造長期良好的收益,為我國實體經濟的健康發展貢獻力量;同時不再通過各類渠道宣傳貨幣市場基金規模排名及收益率。二是基金管理公司股東應設計更為科學合理的績效考核體系,逐步弱化規模排名在考核體系中的作用。”

因此,所謂的變,只是市場以往眼熟的一個公開披露數據被另外一個更合理、更科學、更有深刻影響力的數據替代了而已,相關的各家基金公司今后的業務發展,將會遵照新的要求,不忘初心,力爭做好更多的主動型權益類專業化資產管理服務,為投資者創造出更多更穩健的收益。

不變,是公司的核心競爭力

市場還是那個市場,公司還是那些公司,天弘還是那個天弘。相信很多人都看過這樣的雞湯文,大意是:不要躺在以往的成功里,要繼續奮斗。其實,在現實生活中、在當前的市場競爭格局里;每一個有上進心的人和公司,又何嘗不是如此呢?天弘也一直是這樣的。此次市場規模排名要求的變動,對于天弘來說其實是一個利好,是一個非常難得的機會,它將在促進天弘不斷發展的同時,讓投資者能夠更加清晰的看透這家公司。

(一)與貨基相關的軟硬件支持,奠定了天弘持續發展的基礎

三年前,曾經是基金市場蜂擁而起發展互聯網金融、互聯網基金的高潮時,我在調研一家中型基金公司并與該公司總經理交談的時候,問及他們為什么不積極投身其中?

該總經理的回答讓我記憶深刻:不是我們不搞,是搞不了,在與某某公司(BAT之一)合作測試的時候,他們的流量一導進來,我們就死機了,重啟,又死機,我們計算機硬件服務器等根本就不在一個量級上,我們的客戶簡單累計只有幾十萬,這其中還不包括重復的,人家的客戶,都是以億為單位的,差距太大,如果我們更新設備,提高配置標準,向他們看齊,成本太高,實在無法承受,并且人力資源一時也跟不上,另外,性價比也不一定合算,所以,董事會也不支持。

天弘余額寶的客戶數量早已超過了3億,并且,這些客戶都是相對其它類型基金而言具有更高流動性特征的,因為余額寶里的資金性質主要就是老百姓日常的流動性儲備,作為該基金的后臺營運支持,尤其是在節假日以及“雙11”,客戶實時在線并發量是非常巨大的,這就對網絡的速度、計算機的數據處理速度等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從過往的情況來看,他們都平安地渡過了市場的每一次考驗。

隨著互聯網技術的發展,大數據觀念已經深入到了各行各業,大數據的數據量大、維度多、數據完備及時性強等特點,使得它從收集開始,到存儲和處理,再到應用,都與過去的數據方法有很大的不同,因此,使用好大數據也需要在技術和工程上采用與過去不同的方法。在這個方面,天弘的基礎應該領先于當前市場上的很多公司。

在中國,從證券市場到基金市場,其發展一直是在伴隨著計算機技術的突飛猛進而進行的,因此,相對于其它各行各業,這里的大數據是最為豐富的。接下來,就是以此為基礎的神經網絡、人工智能、深度學習了。大數據挖掘的需求加速了機器智能技術的成熟,大數據與機器智能相伴而生,催生了智能化時代。解決智能問題,就是將問題轉化為消除不確定性的問題,大數據則是解決不確定性問題的良藥。

作為公募行業資產管理規模最大、客戶數最多的公司,天弘在數據采集方面有著獨特的優勢,該公司更率先成立了行業領先的大數據中心,余額寶上線至今,其大數據中心儲存的核心交易數據已超過399TB。他們還專門設立了智能投資部,通過大數據、人工智能等前沿科技的研究,助力投資,利用更廣泛的數據源,更直接、更深度地滲透到各行業大數據體系,并將智能投研應用到資產配置等領域中。根據業務的需要,他們明確區分了“智能投顧”和“智能投研”,其中后者針對公司內部的研究和投資,是公司在資產管理中投研手段的全面升級。這一切,將為該公司持續發展奠定堅實基礎。

(二)超前的眼光,快速的布局,為今后的發展提供了事半功倍的保證

市場中的有些事情,看似孤立的、散雜的,但是,若在事后找到了能夠把它們聯系在一起的那根紅絲線,一切就會立刻恍然大悟:啊!原來如此。

事件一

2013年初,新修訂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投資基金法》發布,2013年6月1日起施行。作為《基金法》最重要的配套法規,中國證監會2014年7月11日發布《公開募集證券投資基金運作管理辦法》,8月8日起施行。《辦法》的第三十條第四項是:基金合同和基金招募說明書應當按照下列規定載明基金的類別: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基金資產投資于其它基金份額的,為基金中基金。

事件二

在剔除了分級基金之后,從2014年到2017年,指數型基金在過往這四個年份里的發行數量分別是13只、65只、46只、65只。其中,在2015年發行的65只指數型基金里,天弘一家就發行了19只,幾乎是全市場當年發行量的三分之一。這曾經是當時轟動一時的新聞事件,也給市場帶來了很多疑問:天弘想干什么?

事件三

千呼萬喚始出來。2017年9月份,首批FOF開始發行,并在10月份、11月份陸續成立。首批共6只產品,合計成立規模為166.36億元。在FOF開始進入市場視線的時候,相關的討論也開始增多,其中就不乏內部FOF、外部FOF的爭議。在很多基金公司里,很多FOF經理偏好內部FOF的一個適當的理由,就在于他們預期未來若管理外部FOF時,對于標的基金公司的調研的或將會有很大難度,尤其是在調研主動管理型產品的時候。

而如果擬配置標的基金是指數型基金的話,鑒于指數型基金所特有的一系列被動型特征,對于相關產品的把握就會相對容易很多,因此,指數型基金未來必定會成為很多外部FOF的首選配置對象。此為一。FOF若通過指數型基金來實現對于基礎市場行情的有效跟蹤,就需要相關的指數型基金具有方方面面鮮明的特性,即那些指數型基金即要有傳統的寬基指數,也要有與時俱進的行業指基、主題指數等。此為二。

至此,歷時五個年頭,把上述三件看似毫不相關的事情聯系在一起,其中的那根紅絲線,就是天弘早在2015年度的超前眼光、快速布局,先知先覺地撒下了19顆豐富多樣的指數型基金種子。參看附表1,這些基金作為良好的FOF資產配置標的,已經在市場上生根發芽、茁壯成長了。同時,這19只指數型基金以其各自鮮明的特色,也非常適合成為廣大普通投資者的靈活配置選擇,并且,這些指基都有A、C兩種份額。

參看附表1,那19只指數型基金在2017年度里的凈值表現各有千秋,既有多只基金的年度凈值增長率在30%左右,也有4只基金的年度凈值下降。這些指數型基金有這樣的凈值表現,一方面折射出了去年基礎市場行情有著極為復雜的結構性特征,另一方面也有可能預示著未來的機構性機會,因為既沒有永遠下跌的市場,也沒有永遠上漲的市場。

(三)主動權益類基金穩步發展,較好地顯現出了天弘的專業化資產管理能力

遵照監管部門的希望,公募基金管理人應不斷提升以主動投資管理能力為基礎的核心競爭力。而提升核心競爭力,一個很重要的落腳點就在于股票型基金,因為這是潛在收益能力最高的一個類別。自2015年8月8日新規實施之后,業內普遍超級謹慎地對待股票基金的發行,截至2017年末,有關統計數據如下:

(1)2016年,21家公司發行了30只股票基金,占同期新基金的比重為2.5%。

(2)2017年,34家公司發行了64只股票基金,占同期新基金的比重為6.33%。

2017年,天弘發行了一只股票型基金,屬于敢于發行股票型基金的較少數基金公司之一。發行股票型基金,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相關基金公司對于自身主動權益管理能力的自信。對于這種自信及其相關基金的績效表現,我們可以從以下兩個方面看到一些較好的現象:

股票基金:初期運作情況相對較好

天弘文化新興產業股票基金是該公司旗下唯一的一只股票型基金,成立于2017年8月7日,至2017年末,該基金仍處于基金合同所準許的建倉期內。在此期間,該基金的凈值僅有不足1個百分點凈值損失,為0.94%。這樣的業績到底如何?我們可以一個數據的對比來說明:

2017年,中證休閑娛樂指數累積下跌17.96%,天弘文化新興產業股票基金與該指數在可投資標的上有較大的交集,由此可以看出天弘文化新興產業股票基金在成立之初所遭遇的基礎市場環境有多么的不利,但是,憑借著該公司自身較好的專業化資產管理能力,該基金僅有微弱的凈值損失,這已經是相對較好的績效表現了。

混合基金:2017年度凈值表現全部為正收益

參看圖2,天弘旗下基金的混合基金在2017年度全部取得了正收益,年平均凈值增長率為8.37%。這樣的績效表現到底如何?我們參考以下這兩組數據即可以有合適的答案:

第一,2017年度,股票市場僅有22%的股票價格上漲,有高達78%的股票價格下跌。在如此惡劣的基礎市場大背景之下,主動偏股基金里有89%的產品取得了正收益,僅有268只、占比為11%基金凈值虧損。相比之下,天弘的混合基金全部取得了正收益,這在一定程度表明了該公司整體主動權益管理能力還是比較好的。

第二,在主動偏股基金里,相關的統計數據還顯示,年度凈值增長率在10%以內的基金有1137只,占比為45.75%;年度凈值增長率介于10%-20%之間的基金有553只,占比為22.25%;年度凈值在20%-30%的基金有302只,占比為12.15%。這樣的肥尾分布特征,十分符合統計學的一般性規律。參看附表2,天弘旗下混合基金2017年度的績效表現基本上與上述肥尾情況相符,即:年度凈值增長率高于20%的有1只,介于10%至20%之間的有3只,其它的都在10%以內。

一般來說,大家做投資,都希望有高收益,但這種情況總體來看,概率不高。另外,投資基金是一種相對長期的行為,投資者如果認可一家公司某個方面的專業化資產管理能力,就應該相對長期地持有該公司旗下的一些基金。以天弘為例,大家就可以對其多多關注。

附表1:天弘2015年發行的19只指數型基金及他們在2017年度的凈值表現

附表2;天弘旗下主動權益類基金在2017年度的凈值表現

數據來源:天弘

數據截止日期:2017年12月31日

數據整理:王群航

[責任編輯:]

參與評論

陕西十一选五推荐预测